擔心后代將來上門認父

 擔心后代將來上門認父

 

  關于決定捐獻的理由,盧卡斯這樣寫道:“如果寶寶長到18歲以后跟我聯系,我會很高興的,因為那時我還不到40歲。”但是,并非所有的捐獻者對未來見到孩子都感到輕松自在。皮埃爾今年21歲,是攻讀歐洲研究專業的大學生。他出生在法國,但目前住在奧胡斯。在過去一個月,他每周三次捐獻精子。“這是助人為樂的好方式,如同去世后捐獻出器官一樣,而且我也可以賺點錢。”他說。

  他是匿名捐獻者,只提供了體重、頭發和眼睛的顏色等資料:“我想助人為樂,但我不希望人們買走我的一部分。”皮埃爾與克瑞奧斯的結緣正是女友推薦的結果,我倆談話結束后,我發現他試圖說服實驗室技術人員,等他下次捐獻時,最好讓她來現場看看。不過,請求被診所決然拒絕了。

  西蒙只有24歲,但淺茶色頭發已經有些脫發,還蓄起了山羊胡子。“我四年前搬到奧胡斯之后,找不到任何工作。”他說,“我身無分文,也付不起公寓的房租,沒辦法才當上了捐獻者。”西蒙有時每周五天到克瑞奧斯捐獻精子,但現在已經減至每周兩次。“這樣的經歷非常羞于啟齒,你進入房間,每個人都知道你在做什么。”他說。西蒙每月能賺大約2150元人民幣,他用這筆錢購買Xbox游戲機打游戲。

  在克瑞奧斯公司,每名捐獻者平均可以“貢獻”25個后代,但是西蒙的后代很可能超過100個。他說:“這事我只想過一次,擔心我的匿名身份遲早會被奪走。一旦政客們修改了法律,所有孩子就會突然找上門來要爸爸,那可真是可怕至極。”他補充說:“父母不知道我這樣做,我的母親一旦知道,一定接受不了,這會讓她顏面大失的。”

 

更多了解:男性健康 色情小說 犀利士 犀利士哪裡買

 

 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